业绩玩家桂林集琦

时间:2022-06-22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日前,桂林集琦000750发布了2004年前三季度业绩预亏公告。这名证券市场典型的业绩玩家,总算露出了其本来面目。

  公告称,公司因自主营业务转型以来,尚未能形成规模化效应,所获净利润较为微薄,且其中非经常性损益所占权重较大,故经营业绩的构成存在较多难以估测的不确定性因素,因此公司未在前次定期报告中预测本期经营业绩。现经初步测算,预计公司2004年前三季度业绩将出现亏损,亏损额大致为2500万元左右。

  公司8月14日披露的2004年半年报显示,报告期净利润为95.64万元,比上年同期减少44.21万元,下降31.61%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08.05万元,比上年同期的98.62万元增加9.56%;每股收益0.004元,比上年同期的0.007元下降42.86%;净资产收益率为0.16%,比上年同期的0.23%下降30.43%。尽管处在微利边缘,但公司仍是以盈利的形象示人。

  可是,到9月27日,公司发布《2004半年度报告正文及摘要的更正补充公告》之后,公司的盈利状况发生了质的变化——由盈利变成了亏损。公告称,由于对公司会计政策理解的偏差,公司2004年中期少计提坏账准备,影响报告期当期利润222.22万元。经此改动,公司报告期净利润调整为-126.58万元,比上年同期减少266.43万元,下降190.52%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90.76万元,比上年同期的98.62万元下降293.42%;每股收益成了-0.006元,比上年同期的0.007元下降185.72%;净资产收益率成了-0.21%,比上年同期的0.23%下降190.63%。

  而按照公司的如意算盘,今年上半年别说压根儿没有想到会亏损,而且盈利也不是95.64万元,而是1300多万元。今年7月3日,公司曾发布过一则公告,称2月27日公司与防城港市昌润码头仓储有限公司签订协议,将控股子公司南宁明秀建筑装饰材料市场有限责任公司60%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昌润公司,将获得约1300万元的股权投资收益。

  据公司披露,明秀建材就是原来的“南宁集琦荣高实业有限责任公司”。1999年公司配股时,大股东桂林集琦集团有限公司将集琦荣高60%的股权作为认购配股资产之一投入。

  其实,早在一年多以前,公司便有了卖掉集琦荣高60%股权的念头。2003年4月16日,公司董事会便批准了《关于出售南宁集琦荣高实业有限责任公司60%股权的议案》。公告称,根据《2001-2005年发展战略研究》,公司将重点发展天然药物、基因药物等医药制剂业务,今后将逐渐剥离非医药业务,以便集中全力做好医药主营业务,因此拟将集琦荣高60%的股权予以转让。今年2月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,公司表示,这次出让明秀建材的股权可加快公司投资资金回笼,并可获得股权交易收益约1300万元,这可为公司今后主营业务的发展提供有力的资金支持。

  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。公司出让明秀建材股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做靓报表,避免账面亏损。近年来,公司主营业务一直差强人意,总在亏损边缘转悠,转让资产获取投资收益也许才是卖掉明秀建材的真正原因。只是没想到,煮熟的鸭子也会飞。截至6月30日,昌润公司仍有5906.33万元股权转让款未支付,根据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昌润公司已构成违约。因此,约1300万元股权投资收益2004年半年报不能予以确认。

  桂林集琦是一家以制药业为主的上市公司。自1999年开始,公司主导产品阿维菌素的市场价格大幅下降,导致销售形势不断恶化,公司决定对主业进行战略性调整。在调整期间,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大幅下降。就在桂林集琦主业处在青黄不接之时,2000年中期净利润突然增长了近300%。公司完成主营业务收入16180.9万元,完成主营业务利润10456.1万元,实现净利润3241.9万元,为1999年全年的1.63倍。并且还有高比例派送,每10股转增10股。

  公司业绩大幅度增长,完全得益于一家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的控股子公司。这家子公司就是桂林集琦今年想卖而没有卖掉的集琦荣高。它是2000年中报才冒出的一家主营建材、一二级电机的企业。通过深圳证交所对公司2000年中期报告事后审查发现,2000年1月、3月和4月,集琦荣高先后与汕头市金环海经济发展总公司、桂林漓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署协议,出让其12596.14平方米的铺面经营权,涉及金额共计10076.912万元。凭着这一锤子买卖,就为公司2000年中期贡献利润6776万元,实现净利润4065万元,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60%以上,每股实现盈利0.30元。证监会认为公司在所有权尚未转移、货款未收到的情况下,确认了2000年中期该项资产实现销售收入1757.09万元,利润433.6万元,致使公司2000年中报中包含虚假利润。为此,公司还受到证监会处罚。

  到2000年下半年,由于“三费”大幅增加,加之主业调整期尚未结束,中期公司靠捞“外快”挣得的3200万元净利润到年底只剩了1800多万元。若不考虑控股子公司合并报表因素,桂林集琦2000年主营业务收入、净利润分别较1999年下降67.87%、138%,净利润为-2443万元,公司在2000年就出现了亏损。只是由于业绩玩家手法高明,在报表上并未体现出来。

  2001年,桂林集琦又有了新的玩法。公司2001年中报显示:上半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7195.5万元,与2000年同期的16180.9万元相比下降55.53%;主营业务利润也从10456.15万元滑至3308.03万元,剧减7148.12万元,降幅高达68.36%;净利润更是大幅跳水,从3241.85万元跌至482.73万元,猛减2759.13万元,大跌85.11%。每股收益从0.302元突降至0.022元,大降0.28元,降幅更是高达92.72%;净资产收益率也从4.74%暴跌至0.77%。

  公司2001年中期这个勉强不亏的业绩,也是公司巧用新会计政策进行追溯调整的结果。公司从2001年1月1日起执行新《企业会计制度》和《企业会计准则》及其补充规定,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3355.12万元,计提无形资产减值准备112.50万元,计提在建工程减值准备1389.35万元,开办费摊销257.27万元。公司采用追溯调整法将上述四项全部追溯到2001年中期以前,调减2000年度净利润1350.17万元,调减2001年年初留存收益4705.28万元,并用任意盈余公积1000万元弥补亏损。经过如此一番加工以后,终于做出了每股盈利0.022元的业绩。

  看得出,公司对会计政策的理解,以往时常出现偏差。但业绩玩家对于偏差的运用,总能巧妙地使公司扭亏为盈。如今,业绩玩家不玩了,亏损就是亏损。对投资者来说,这应该是一件好事,它至少可以让人看到一个真实的桂林集琦。